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的神秘主人
我的神秘主人
 南方的夏夜闷热难当,从球场回到宿舍时我浑身是汗。-
  我回到宿舍第一件事就是想洗澡,但这时我却接到了主人的电话,我说了刚-
才的事,并说我准备去洗澡;令我意外的是主人吩时我不要去洗澡,明天穿同样
- 的衣服去接机就行。
-   通过这段时间接触,我已经知道主人的话只能接受,不能违背也不能问为什-
么;所以我听了尽管内心有一百个不情愿,嘴上却违心地答应了。
-   第二天,我才起床不久就接到了女经理给我的电话,说车子已在校门口等我-
了。
-   我还发现主人发了条短信给我,要我早上不要梳洗就直接出来,我不想让认-
识我的人见到我的狼狈相,趁其他人也还在梳洗时就匆忙出来了。-
当我见到女经理的时候她皱了皱眉,但她随即就估计到了:「老大(指我主-
人)让你这样子的?」
-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是。」
-   我们几个去吃完早餐后就直接去机场,等了约两小时就看到主人和几个人一-
起走出来。-
我连忙地就跑上去并搂住主人,口中极不自然地说:「几天不见,我可想您-
了……」
-   主人笑着问:「这几天腋毛长出来了没有?」这又是一句我绝对意想不到的-
问话,而且当着这么多人,我的脸唰的红了。-
在回去主人家的路上,我和主人坐在后排,我横躺在主人大腿上。
-   主人说:「早知道这次出差把你带上,外面的女人不对脾胃,没啥意思。」
-   我听着吃了一惊:主人在外面出差时找其他女人了,我心中马上升起一阵不
- 快,但我不想在主人出差刚回来与我一起,我就给出不好的脸色,只装没听到继
- 续在主人怀中磨蹭。-
到了主人家进了门,我看他急不及待的样子心中又有些觉得好笑,也觉得欢-
慰——结合刚才主人说的那番话,起码我在他心目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他才会这-
样子。
-   我心中又有些庆幸刚才自己没有冲动地表现出不快。在入室花园里,我本想-
自己脱衣服的,但主人却阻止了,他帮我……我知道主人要和我开心了。
-   主人从背后搂着我,双手隔着衣服在我身上抓,又把我按到墙边上,他蹲下
- 来掀起我的长裙就钻了进去,我想弯下腰阻止,主人在里面大声吩咐:「站直身
- 子,不许动。」
-   我觉得自己又被欺付了,呜咽着低声哀求:「不要这样好不好?」
-   主人在里面笑着说:「当然不好,这里的风光真是美妙,我还要在里面过冬-
呢。」我只觉得主人在我双腿之间的地方又摸又挠,弄得我浑身起疙瘩;还在我-
膝弯给我挠痒,我受不住差点要跪倒。-
主人又在里面大声吩咐:「给我站好了,不然我再挠。」
-   我尖叫:「不要。」
-   我又觉得主人把我的内裤扯下来,我忽然觉得一阵难以形容的难为情,虽然-
我曾在主人面前光着身子,但那时没有现在这般难堪。-
现在有的是一种被欺付的感觉,这不是我想要的感觉。但我不想要的却是主
- 人喜欢的。我只觉得主人用舌头在我逼上一舔,然后不停地在那里摆弄。我只觉-
得下身有些骚麻,双腿发软,实在支撑不了自己身体,跪了下来。-
主人说:「叫你站直你不听就得罚。」伸手在我膝弯上又挠。-
我受不住喘着气哀求:「不,不要!」-
主人哈哈一笑:「原来你怕挠痒,下次我知道怎么做了。」
-   又大声暍叱:「站好,不然我再挠。」
-   我有些忍受不了:「呜!」的一声哭了出来。-
主人毫不理会;不但在我膝弯,还在我小腹上挠,我呜咽着也不知道自己是-
哭还是笑,勉强站直了身子。
-   主人拿过一瓶浴液笑着说:「你昨晚没洗澡下面的骚味可真够吸引人的。」
-   我只听得羞愧难当,真的有一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觉。主人倒了些浴-
液在手,然后帮我涂在逼上。
-   又笑着说:「我给你洗澡!」我「啊」的一声惊呼——除了小时候父母给我
- 洗过澡外,懂事以来都是我自己洗的,我只觉得自己正在被欺凌,内心有一种无-
尽的屈辱,我好想逃,逃离主人的魔掌,我前面就是大门。-
虽然我内心感到难堪,但我的头脑里却非常清醒:我知道如果我真的逃出去-
了,所有已得到的马上就会失去。
-   对比起我已经得到的这些,我这一点屈辱又算得了什么呢?我努力地克制自
- 己。-
我只觉得主人在我裙子里越来越不规矩了,他用手轻扯着我的阴毛一边问:
- 「你既然自己剃了腋毛,为什么不把阴毛一并剃了?」-
主人的这个问题问得我不知怎么回答,顿了一下我才说:「腋毛外人看得到
- 啊,阴毛外人看不到。」
-   主人说:「我现在全看到了。」-
我答:「因为你不是外人。」我这个回答大概令主人满意,但我感觉主人今
- 天好象一定要令我不好受要令我难堪他才满意似的。-
主人说:「那我帮你把阴毛都剃掉好不好?」
-   我当然不想被他剃掉阴毛,我能说不好吗?我想如果我说不好,那主人立刻-
就会帮我剃掉,根本不会理会我是否愿意。-
我干脆顺水推舟:「你想剃就剃吧,反正你又不是外人。」
-   我这么回答,就真的在和主人在暗中较量了,已经较量了两个回合了,由于-
主人没有达到要令我抵受不住的目的,这两个回合算是主人输了。
-   果然如我所料,主人有些不甘心,皮笑肉不笑地说:「你还是挺聪明的。」
-   我听了心中立刻有些不安的感觉,我发觉我的直觉很准,我觉得主人一定在-
想办法令我觉得难堪,他才觉得满意。
-   主人继续把浴液倒在手上,然后伸手进我衣服里面帮我涂在我身体上,主人
- 笑着说:「你试过穿着衣服洗澡了吗?」-
我念书时虽然也常受一些男生欺付,但都只是言语上的;象现在这样的身体
- 上的欺凌还真是第一次。-
我逃不了躲不掉,又不敢哭出来,但眼泪却已经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   我没有直接回答主人的问话,只是呜咽着说:「你,你欺付我。」-
主人笑了,笑得很开心:「我怎么欺付你了?」-
我本想答:「你帮我诜澡!」那样的话我说不出口,想说,「我不要你给我-
洗澡!」又不敢,怕逆了主人的意愿而惹火了主人,只是:「我,我,我!」重-
复,却没有下文。
-   主人笑着说:「来,我帮你冲水。」然后拉着满身浴液的我进了卫生间,一-
进去就打开淋浴的花洒,一手拿着花洒往我身上喷水,一手伸进我衣服内在我身
- 上的要害部份抚摸我和主人的目光同时落在镜子上。
-   我在前主人在后,主人双手在内按着我的要害部位,我双手被主人双手隔在
- 外面。我一向保守矜持的身体亳无保留地显露在主人贪焚的目光下,就象是灰太
- 狼嘴下的美羊羊,保护不了自己,任人凌辱,除了哭什么都做不了。
-   我垂下头不敢面对镜子里的自己,有一种想崩溃的感觉。我无力地靠在主人-
身上,主人把我轻放在地上就走出浴室;我光身躺在浴室,被蹂躏得脑子里一片
- 空白。-
过了一会,我听得主人吩咐:「给我爬出来。」语气不太友善,我急忙手脚-
支撑起身体爬出浴室,主人把一个垃圾篓挂在我颈上,然后转身走。我心中很不
- 好受,没听到吩咐,不敢站起来,只好跟在后面爬。
-   主人走上二楼,我也只好跟着爬上楼梯,主人进了一个房间,我也跟着爬了-
进去;那是我第一次来主人家时就进过的很空的房间。
-   主人吩咐我站起来,我光着身子站着,胸前挂着一只垃圾篓;我那屈辱的心
- 情真的难受得无法形容,我之前已经哭了一段时间,现在已是欲哭无泪,神情麻-
目得就象一具行尸走肉。-
主人从地上捡起上次的哪一捆百元大钞放到挂在我胸前的垃圾篓里:「哭什
- 么呢?我只是和你玩玩,就说我欺负你了?」-
我看着那一捆东西,眼晴马上就亮了,但我不敢确定那是不是主人逗我,只-
是,「嗯!」了一声。
-   主人说:「又在使小性子卖弄矜持?这就是送给你的。」我听主人这么说,-
心里立即变得兴奋起来。我听出来主人前半句话是批评我的。-
我低下头低声:「您批评得是,我下次不会这样了。」-
主人:「嗯!」了一声,拉我转过身靠到墙边,让我双手扶墙弯下腰让P股-
对着他,然后掏出他的宝贝就与我OOXX。
-   这是我第一次与自己的男人进行这个,但我这时心中没有一点羞涩,也沒有
- 一点喝望,主人这天已把我折腾得麻木了。-
主人挺着他的宝贝向前冲刺试了几回都失败了,弄得我有些疼,完全没有那
- 种美妙的感觉。
-   我颈上还挂着个垃圾篓,里面还装了一捆东西,估计有几斤重,挂在颈上一-
甩一甩的,也不好受。
-   主人试了几回,宝贝变得不听使唤,只好作罢。-
主人叹了口气:「以前几次都没这回辛苦。」然后有些失望地坐在椅子上。-
我看着主人满足的表情,心里就放开了。-
主人说:「如果你穿上丝袜裤,会更加吸引些。」
-   我一向由于家里穷,所以在打扮方面没有计较。这时主人的电话响了,他打
- 完电话对我说他晚上要陪人吃饭,要我留在他这里。
-   我说:「我明天要考试,如果您同意的话,我今晚就回学校宿舍睡;如果您
- 不同意,我就留在这里。」-
这说法既表达了自己意愿,又尊重了主人。主人对我这样的表达比较满意。-
他同意了并说:「我现在去划帐给你,然后让你的司机送你回学校。」
-   主人说到做到,而且马上实现,很迎合我性急的性格,给我的感觉是值得信
- 任,我心中马上升起一阵敬意;虽然他要求我这样那样,但我感觉还能承受,我
- 就下决心跟定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