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淫荡小姐姐
淫荡小姐姐

淫荡小姐姐

我昏昏的睡去,昏昏的梦见英姐,又昏昏的醒来。哦。电话把我吵醒了。是同学约我有事。一看表已经五点多了,赶紧擦了把脸。拿上没洗刷的碗和英姐的挎包出了门,到了外院英姐门口。-

-  「英姐、英姐、在屋吗?」
-
-  「英姐、英姐!」
-
-  「叫魂呐,进来吧。」
-
-  我一掀帘子进到屋里,就看见英姐在沙发上侧躺着身子,两只小脚Y翘在茶几上。右手支在沙发扶手上托着脸,眯着双眼看着我。短裙下微微张开的双腿深处向我散发着无穷的引力。
--
  「坏蛋、看什么呢?小色狼!」
--
  「我没看什么,我给你送碗和包来了。」
--
  「放那吧,坐那吧。」-
-
  「不啦,我有事,我先走啦。」-

-  「你干吗去呀?」
-
-  「我同学约我有事,我出去一下。」-
-
  「男同学女同学?」
--
  「男同学。」
--
  「你不骗我?」-
-
  「没骗你。」-
-
  「真的?」-
-
  「毛主席保证。」
--
  「好啦,我信你。你早点回来,你李哥去山西了,要七、八天才回来呢。-
-
  嗨、跟你说这干嘛。快去吧,早点回来!」说着话两眼含着深深地不舍之意!
-
-  我转身要走。
-
-  「慢着,把挎包带着。」说完这话她乐的浑身直颤。
-
-  「拿包干嘛?」我看着她那美丽无双的妖娆娇雉的样子,真的舍不得离开她!
--
  「拿……着……好挡……挡着……小……坏蛋点?!」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我两步就走到她身边。捧着她的脸,我的脸对着她的脸不到两寸,看着她的媚眼。「你再说一句。」「挡着鸡鸡点。挡着鸡鸡点!」-

-  「我让你说。」我用嘴堵住了她的嘴。她用两臂紧紧的搂住了我的脖子。我双手紧紧的托着她的头。我们的嘴与嘴紧紧的相互吸吮着。她把她的小香舌吐进我的嘴里,来回来去的搅动着。我嘬着吃着,她又跑了。
--
  我们俩互相嘬吃着、使劲的恐怕对方跑掉似的撕咬着。我贪婪的吃着她的口水,从来没有尝到过的,咸香甜润的美妇的口水。这时鸡鸡也不甘寂寞,硬挺挺的提醒我,他已经准备好了。
--
  她一只手继续搂着我的脖子,一只手开始在我的下身摸索着,哦、她捏住了我的鸡鸡。我喘这粗气,我浑身打着冷颤。我猛的挣脱她,我受不了了。-

-  「姐……我……我……还有事……我先去了。」「早点回来啊!」
--
  「知道啦!」-

-  我挺着鸡鸡跑回自己屋里。妈呀!我是怎么了?我为什么打颤?我不应该这样!不!不怨我!她太美了!我抗拒不了她的魅力!她太美了!我该怎么办?鸡鸡还在烦我。这时电话又响了,铃声救了我,我挺着慢慢稍息的鸡鸡出了门。脑子里全是她的影子!-

-  「开门!开门!」-

-  「啪」「啪」「啪」
--
  「开门呀!」-

-  这时门里传来「嘚……哒……嘚……哒……」的声音。-
-
  「来啦!别叫啦!几点啦?还知道回来呀?」-

-  是她……英姐。也是,爸妈在紧里边住着当然听不到我敲门啦。外院只有她一个人,不是她才怪呢。门开了,一股香气扑面而来,一个白白的修长的身影闯入了我的眼睛。我跨进门刚要说话,她已经转身走了。
-
-  我回身关上门,再转身时就看见白白的身影突然一闪,「啊!」她蹲在了地上。
--
  我三步两步跑上前去抱住了她,「怎么啦?」
-
-  「没事,脚崴了一下。」-

-  「我看看。」
-
-  「没事,甭看。」
--
  「好好走吗、你跑什么?」-

-  「人家没穿衣服吗!」-

-  「没穿衣服也不用跑吗!把脚崴坏了怎么办?」「坏就坏,关你屁事?」
-
-  这时我才仔细的看到,她浑身上下只穿着一件T子小内裤。连胸罩都没戴。
--
  两只嫩白的美乳肆无忌惮的骄傲的挺立着。
--
  「姐……咱们……先回屋……吧……别人……别人……看见怎办!」「看就看吧,怕什么怕?都赖你。」-
-
  「小点声,姑奶奶。」-
-
  「就大声、就大声。」-
-
  「好好好,就大声。」我也不知哪里来的劲,我一下子把她光光滑滑的身子抱了起来,向她屋子走去。
-
-  这时她也不挣竟了,两只手臂紧紧的搂住了我的脖子,脸紧紧的贴在我的脸上。我真怕爸妈他们看见啊。进了她的屋子,我把她放在了沙发上。让她平躺好。可是她搂着我的脖子不松手,她闭着双眼微张着小嘴、等着我……等着我的嘴。我又开始浑身颤抖,发热。我也控制不住了。我也搂着她的身子,把嘴紧紧的和她的嘴吸合在了一起。-
-
  我们俩忘情的吻着、嘬着、吃着、我的舌头与她的小香舌互相缠绞着,互相顶送着,相互吸吮着,像下午一样,我吸吃着她的口水。疯狂的、毫不知足的狠狠的嘬、吸、吃着她的香甜的甘露般的香液!她在我的狂吻中不停的「哦……嗯……哦……嗯……哦……嗯……」的吭着。
-
-  这时她松开了两只手臂,快速的把我的皮带松开,把我的裤子和内裤一下子都扒了下来,「小坏蛋儿,人不大鸡鸡怎么这么大呀?我可受不了!」嘴上说受不了,可是双手却紧紧的攥着我的早就坚硬挺拔的鸡鸡,不停的套着、揉搓着。
-
-  (说实话我的鸡鸡立岗时足足有18公分长,粗细比小孩子胳臂还粗。)我也腾出一只手来,开始大胆的在她的娇嫩肥硕的弹性十足的乳房上揉来揉去。她一直也没有停止哼哼。我的颤抖还没有消失,呼吸也越来越急促。鸡鸡在她的爱抚中无比的坚硬,我更难受了!
--
  我们俩吻着、互相爱抚着一个小时都多了,她首先放开了我,「坏蛋!……你坏死了!……我的嘴都让你嘬木啦!你真坏死啦!」我听着她娇声爹气的话,我浑身的血都要爆了。我直起腰来,看着她,欣赏着她!-
-
  躺在我面前的她,全身上下嫩白如玉、嫩嫩的双臂如同刚刚出水的莲藕、纤纤十指如葱,两个丰满肥硕的乳房在胸前骄傲的、不知害羞的、又不遮掩的、不讲理的耸立着。已经湿了的小小的细带T字内裤,还不如她的手掌大。露这两个雪白雪白大屁股蛋,高高的阴阜多一半在内裤外散发着香气,好多阴毛从裤边露出,骄傲的向我示威着。-

-  她用手挡着眼睛不看我,我看着她美丽的身影愣愣的不知干什么。她太美了!-
-
  「傻子。还没看够吗?以后看的时候多了!人家的脚还疼着呢,你也不管啦?」-

-  我醒过神来坐到了她的脚边,「哪只脚?」-
-
  「就这只。」她把左脚抬起来给我。-

-  我把她的拖鞋脱掉,看着这只洁白如玉、细嫩似脂、玲珑剔透、香气四溢的娇小脚。真不知怎么办了。
-
-  「坏蛋!别看啦好吗?快给我揉脚呀!你以后肯定就烦的不看人家了!」我看着小丫丫。轻轻的揉着小丫丫。我已经顾不上了,我轻轻把嘴放到了她的丫丫上。
-
-  「别别。丫丫脏。」-

-  「不脏,!」我把她的脚趾放进了我的嘴里,从大脚趾到小脚趾一一的进行吃……嘬……吸……吮!吃完脚趾又吃脚心……吃脚背……吃脚后跟……返回头又吃脚趾!她不停的扭着身子,不停的在哼哼!-
-
  「还疼吗?」-
-
  「根本就不疼!」-

-  「你?」-

-  「谁让你这么晚才回来呀?这就是对你的惩罚!」她笑的那样甜、那样娇!-
-
  那样的柔!-

-  我用手指轻轻的挠她的脚心。
--
  「你坏!人家不和你好了。」
-
-  「不和我好?你和谁好?」-

-  「我和不害羞的鸡鸡好!你怎着吧?」-

-  「我叫你怎么着!」说着我就不停的挠她的脚心。-

-  她大声的哼着两只小脚丫不停的踹着全身都在扭动,天呐,小小的T字小内裤掉了。全身上下一丝不挂的她,实实在在的、毫无保留的都展示给我了。我放下她的小脚丫。轻轻的跪在她身边,双手抚摸着她的乳房,开始吻她的嘴、吻她的脖子、吻她的眼睛、吻她的耳朵、慢慢的往下,吻她的乳头、乳房、吻她平滑的肚子、肚脐、吻她的阴阜,舔吃着她的长短迷人的、疏密有序的、软软的弯曲曲的阴毛。
-
-  我轻轻的把她的一条腿抬起来,她也顺从的顺着我的劲儿高高的把她的右腿抬起并且两腿分得开开的。我看到了什么?馋人的阴毛下边、大阴唇恭托着两片深色的像牡丹花瓣一样的阴唇,三四公分长、五六公分宽、薄厚诱人、舒皱自然、湿湿的带着十足的娇气。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我一头扎在了她的美人蕉中。把两片阴唇美美的吸食在嘴里。她不停的扭动着屁股、不停的哼哼着。我两手拖着她的屁股、嘴嘬着她的阴唇吸食着她蜜穴里流出的淫水、一股一股的、潺潺不断。
-
-  「坏蛋……坏蛋……我……我……受不……了……了,坏……坏……蛋……我……要……我……受……我……要……」-

-  我吃着阴唇喝着淫水,时不时的把舌头从阴唇中间插进她的蜜穴里。
-
-  「我要……我……要!坏蛋……我……要鸡……鸡……巴我……要……鸡巴……快……快给……给……我!」她说着不成句的话。-
-
  我知道她已经兴奋的受不了了,我站起来,把鸡鸡给她,跟她来了一个69式,她双手拽着鸡鸡就吞进了嘴里。-
-
  她嘬吃着我的鸡鸡,我继续嘬吃着她的阴唇,舌插着美穴。她进进出出的嘬吃着鸡鸡发出卟哧卟哧的声音,我也不示弱,把她的阴唇嘬的长长的,把屄屄嘬的吧儿、吧儿的。
-
-  「哦……哦……姐……别……别……嘬……嘬……了……我……要……要……射……要……射……了。」-

-  她停止了吃嘬,「坚持一下,来……快……这里。」她把我的鸡鸡吐出来,用手攥着引到她的美穴处,用鸡鸡蹭她的唇唇。-

-  「姐……我……要……我……要。」
-
-  「进来吧!大鸡鸡!你别着急,进来先别动,慢点,你的鸡巴太大,姐姐我受不了。」-
-
  她攥着鸡巴慢慢的分开阴唇放到屄屄的门口,我实在等不了了,挺着鸡巴就着她湿滑的淫水一下子就扎到了屄屄的最深处。
--
  「啊!……你……要死啊你?」她双手死死的攥着我的两臂。「坏蛋……你想要我的命啊?你的鸡巴这么粗大,这么长我受得了吗?妈呀……胀死我啦,别动了小祖宗!别动!让我慢慢的试试他。」「姐……我……不是……故意的。」
-
-  「没事,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大的鸡巴,老李的那玩意儿没你的一半儿大,也没这么粗。更没这么硬。你想把我弄死吗?」-
-
  「姐、那我出来吧?」我故意的试探她。-

-  「别动!好不容易进来了,我要治治你这个坏蛋!」我的鸡巴在她的屄屄里深深地插着,她的屄屄一嘬一嘬的,使着劲的往里吸着鸡巴。
--
  「坏蛋,你慢慢的往外拔鸡巴。」
--
  我听她的话往外慢慢的拔鸡巴。
--
  「停!插进去!」-

-  我又把鸡巴往屄屄里插。
-
-  「插到头!」-
-
  我使劲的插到了头。-

-  「拔!」-
-
  ……-
-
  「插!」
-
-  ……
-
-  「再拔!」
-
-  ……
--
  「再插!」
--
  我按着她的指令一插一拔的,出出进进的、深深浅浅的。
--
  「啊!……哦……嗯……啊……哦……哦……我……我……受……不了……受……不了了!坏……坏……坏……蛋……你肏……肏……肏死……我……了!
-
-  鸡……鸡……巴……我的……好鸡……巴……肏……我死……了。」英姐已经瘫死过去了。她的屄屄里一股一股的往外喷淫水,鸡巴真是带水作业呀!我抽插了五十几下鸡巴就控制不住了,在她的屄屄的最深处狂喷不止。
--
  我趴在了美人的身上,真正的享受着美女的一切的赐予。我亲吻着英姐的甜甜蜜蜜的嘴,闻着她温馨的气息,手抚摸着她弹性的丰乳。我趴在她的身上睡着了。
-
-  「快起来,醒醒啊,你压死我啦!」她一支小手在我的腋下挠我,一支小手指捏着我的鼻子,把我憋醒了。
--
  「我困死啦」-
-
  「快起来,我憋不住了,我要撒尿。
--
  快吗,人家都憋半天了。快起来小坏蛋。」-

-  我不情愿的站起身来。光光的我,看着光光的她。-
-
  「别傻站着,把床底下的痰盂给我拿出来。快点啊,我憋不住了。」我把痰盂拿出来,打开盖子,对着她的蜜穴。-

-  「放地上啊。」-
-
  「不用,我给你接着。」
-
-  「那怎么成啊?」
-
-  「尿不尿?我要看着你尿尿!」-
-
  「你坏死了!哪有看人家尿尿的嘛?」
--
  「有,我就要看着你尿尿!」
-
-  「你坏死了!活祖宗!你真是天下最坏的坏蛋!端好了,尿你一身别怨我。」
--
  说着她微微叉开腿,挺着美蜜,两手各揪着一片阴唇,我把痰盂端在美蜜下,她立马就开了闸,一条潺潺的美女的蜜汁甘泉划着弧线,哗哗的白白的流去了。-

-  一股热热的臊气夹着浓浓的甜意扑鼻而来,我深深的吸着、吸着。
-
-  女人撒尿真美呀!尿水从小小的蜜穴里欢快而下,那样的靓丽,那样的诱人!-
-
  谁能抵御的了女人的最最娇媚的姿态!?鸡鸡在抗议了!他硬的可穿钢铁啦!
--
  「坏蛋又想什么坏主意呢?」「没有啊。我爱你阿姐!」我还沉浸在她挺屄撒尿的美丽的幢景里,她却撒完了尿尿。-
-
  「坏蛋把纸给我撕一块,快点行不行?」-
-
  我把痰盂放到一边,一把就把她推倒在了床上。
-
-  「你要干嘛呀?我下边还没擦呢。」
-
-  「我来给你擦好吗?」说着我不等她同意就把她的两条朝上擗开,然后双手托起她的嫩滑丰腴的屁股,嘴巴嘬着她两片湿漉漉的尿液淫水腌泡着的唇唇。吸着她的尿液。吃着她的浪水淫液!
-
-  「姐,快再撒一点尿尿,我要喝尿尿!我要喝你的尿尿!」「不……不……不行……行……脏……脏不……不脏。」「不吗!我……我……喝就……喝……我要撒尿……喝……快妈!」「小祖宗……你不……能喝……我……不要……你喝!」我使劲的吸嘬着她的屄,她说不给我撒尿尿,可是我吸嘬得她也控制不住,又撒了一点点尿尿给我喝,还一个劲的流屄水给我喝!她浑身在抖动,嘴里不停的哼哼!-

-  「小……祖……宗……我……受不……受……小……不……受了……我……我……受……啊……哦……啊……坏……蛋……鸡巴……我要……受了……」我松开嘴,眼睛、嘴巴离她的屄屄不到两寸。我仔仔细细的欣赏着她的美蜜。
--
  稀疏有序的阴毛,曲曲弯弯的、毛茸茸的分布在阴蒂的上方,阴蒂红红的害羞似的藏在阴毛下边。两片长长大大的阴唇被我嘬得更加威武,忠实的守卫着屄屄。诱人的样子无法形容,像玫瑰花瓣、像牡丹花瓣、又像两片野性十足的嘴唇。-

-  「我爱你唇唇!」我又开始轻轻用舌头分开两唇,看着唇唇保护下的屄屄,她的淫水在慢慢的往外冒着,透明而有粘性,吸上一口,慢慢的品尝,有点点的咸味、有点点的腥味、更多的是女人的肉味、甜味!
-
-  我忘情的吃她的屄屄、嘬她的唇唇、使劲的往长嘬她、添她毛茸茸的阴毛、用嘴鼻子使劲蹭她的屄屄、用舌头插她的屄屄、她的淫水甜液不停的往外流,我吃着喝着、咕嘟……咕嘟……咕嘟的往肚子里咽!
--
  她不停的哼哼,不停的扭身子挺屁股,「小祖宗……我……要……我……要鸡……要鸡……鸡……我……鸡……啊……嗯哦!」她把两条腿放到我的后背上,两条大腿使劲的夹着我的脑袋,两只小脚丫不停的敲打着我的后背。-

-  「我要鸡鸡!!」
-
-  「我要鸡鸡!!」
--
  我撒开嘴。站起身,爬上床,跪在床上,脸朝着她的屄屄。她等不及了,双手拽着鸡巴就往她嘴里塞。我的鸡鸡早就坚硬如铁了。她吃嘬的有滋有味,卟……哧……卟……哧……卟……哧……真香啊!
-
-  我也不能浪费时间,抱着她的两只小脚丫,一个一个的从大脚趾开始吃嘬,用舌头添趾缝,把几个脚趾同时嘬进嘴里吸吃着。真甜、真香,「有这样的嫩藕般的美脚丫,我还何求?人生足矣!!」
--
  她吃着鸡鸡、我吃着唇唇、屄屄、丫丫。
-
-  「坏蛋。我要你插插!我难受!我要死了啊!快吗!」「来了,宝贝儿。来啦!拔腿擗开!把唇唇分开!」她乖乖的按我说的准备好了,我站到地上,扛起她的两条腿,把鸡巴放在她的屄屄门口就是不插她。-

-  「你坏死了。坏死了!快插我呀!」
--
  「你说清楚,谁呀?快干吗呀?不说清楚我不知道怎么干吗!」「坏死了呀!-
-
  你这个小祖宗啊,叫我怎么说吗?」-
-
  「不说是吧?干都干啦,还害羞吗?快说!」我用鸡巴蹭着她的唇唇和屄屄,她的屄水流了一床单,湿了一大片。-

-  「嗯……哦……我……说……我……要……小祖……宗……小的……大……鸡……鸡巴……干……干我……干我……不……不是……是……插我……插我……」她揪着鸡巴使劲往屄屄里塞,我就不给她塞。
--
  「求你了,小祖宗……我难受死……了!我……要鸡……巴肏……肏我……肏我屄……屄屄!我的……屄屄……痒……痒死……啦……大鸡巴……快肏……肏我……肏好……肏……肏……」-

-  我被她说的在也控制不住了,她拽着鸡巴,我挺着鸡巴,两个人的劲使到了一起,18公分长的、4公分粗的大鸡巴,借着她淫水的润滑毫不费劲的,一下子就插到了屄屄的最深处。
--
  「啊。疼。比刚才还疼。坏蛋、你慢点……你的鸡巴太长太粗,姐我受不了,你慢慢的、先让姐姐再适应适应。」-
-
  我不敢再动。她用屄屄一嘬一嘬的、使劲的往屄里嘬鸡鸡、屄屄的嘬劲真大,比手攥、比手套舒服多了。在她屄屄嘬鸡巴的时候,我慢慢的往外拔鸡鸡。
-
-  「哦……嗯……哦……嗯……嗯……嗯……嗯……」慢慢的插进……慢慢的拔出……慢慢的插进……拔出……插进……插……插……拔……插……拔……插……「啊……嗯……嗯……哦……哦……哦……嗯……哼……哼……嗯……哦……坏蛋……你插……我……快……我……受……不了……了,我……的屄……受……不……了了,我……你……大鸡……巴大……肏我……我……舒……舒舒……舒服……死了……我的……小祖……祖宗……你……你肏……肏我……的屄……好舒……舒服!啊……啊!……坏蛋……啊……你肏死……肏死……你姐……啦!快……快使……劲儿……我要……我……啊……泄了……泄了……坏……坏……坏……蛋……肏死……肏死了。」她的屄屄喷出了一股一股的淫液浪水,我这时正在性头上,鸡鸡一点反映也没有,直挺挺的,我看她已经来啦一次,我急忙鸡巴拔出来,赶紧把嘴嘬住了她的屄屄,一大股一大股屄水吃进了我的嘴里,吞进肚里,真解气、真解馋。
--
  淫荡为什么让人丧志?我真的理解了淫的含义!鸡巴难受死了,我又狠狠的把他插进了她的屄屄。快快慢慢深深浅浅左左右右的。-
-
  她在昏迷中,「啊……哼……妈……呀……哦……嗯……肏……肏我……小老公……肏我……骚屄……爱你……坏蛋……大鸡……大鸡巴……肏死我。……使劲……使大劲……肏死……我……要你……要你肏……死我……我……要你大鸡……鸡巴……肏死……死了……」她浪语不断,屄屄嘬劲越来越大,一股一股浪水冲刷着龟头!她的花心吃嘬着龟头。-

-  「坏蛋我……不行了……我……哦……啊……我……投降……我肏死……你大……鸡吧……真大死……我……死……了我……」她的浪声叫的我在也控制不住了。我把鸡巴深深的插到她的屄芯里。爆射不止!她的淫水在喷。我的精液在射。我爽死啦!做人只好!做男人更好!
--
  我把开始软缩的鸡巴从美穴里拔出来,随之儿出的精液和屄水一股一股的,顺着她的三岔沟、流流的满屁股都是,床单又湿了一片。
-
-  我爬上床,一只胳臂插在她的脖子下边搂着她,一只手抚摸揉弄着她的肥硕嫩白的奶奶。一条大腿骑着她的一条腿、膝盖顶着她的美蜜。她的一只手下意识的摸到了我的鸡巴,使劲的攥在手里,是怕丢了吗?-
-
  「坏蛋。」她从惬意中醒了。
--
  「姐。」
--
  「坏蛋、咱俩都这样了、你就不能叫我姐啦。」「那叫什么?」-

-  「你说呢?」-
-
  「我叫你老婆吗?」
-
-  「行。叫老婆。-
-
  我比你大12岁,当你小姨都行了。你就是我的小女婿。」「你就当我的小妈吧。」-
-
  「坏蛋、你不许笑话我!」
--
  「笑话你什么?」
-
-  「你插我的时候,我喜欢说粗语,你不许笑话我好吗?」「我不笑话,我喜欢你说最粗最粗的话!」
--
  「你真是我的好老公。好坏蛋!」-

-  「错啦!」
--
  「怎么错啦?」-
-
  「当然错啦。坏蛋就是坏蛋。怎么还好坏蛋?」「你坏。就是好坏蛋。还是……」
-
-  「还是什么?」-

-  她脸红红的,两只眼睛透着微微的羞意,真是风后残花羞啊!她攥鸡巴的手更使劲了。-
-
  她侧过脸看着我的眼睛,另一只手揪着我的耳朵,悄悄的说:「是个好大鸡巴!我结婚已经六年了,今天才真正感受到女人的快乐。」「那他呢?」
--
  「他的那个没有你的一半儿大,进去几分钟就完了,到现在都没有孩子,我更没有尝到过像今天的这种滋味。」-

-  「那你今天尝到了,该满足了吧?」-

-  「不!不满足!我要你天天的……」
--
  「说。天天干什么?」我的手掐着她的奶奶、膝使劲顶了一下美蜜。
-
-  「我要你天天肏我!天天要大鸡巴狠狠的肏我的屄屄,好不好呀?小老公?」-

-  「宝贝儿、那是不可能的,我还要上学,李哥回来在家时我怎么能和你在一块吗?」
-
-  「那你就一有机会就和我在一块好吗?我不影响你上学。更不能让他知道咱俩的事!我只要你疼我!」
--
  「我会的。你这么美。我不会再和别的女人好的了!」「小东西,那是以后的事。我只要你!还有他!」鸡巴在她的掐攥下不知不觉的又硬了。
--
  「坏蛋。你真棒,鸡巴又硬了!我还想要!」-
-
  「宝贝儿!你想要什么?」-
-
  「老公……我要你的大鸡巴?我要他肏你的屄屄。」「屄屄是我的吗?」
-
-  「屄屄是坏蛋小老公的!是我的大儿子的!」
-
-  「嘻……嘻……我就是你的儿子!我要进去看看我出生的洞穴好吗?」「坏蛋儿子,小妈的洞洞痒死了,你快进来。快吗!狠狠的肏你的小妈,快!」-
-
  我翻身把她两腿擗开,她的两手把两腿使劲的拉到她的胸前,高高的把屄屄呈献给我,我跪在床上,左手分开她的香唇,右手端着鸡巴,对准她的甜屄美穴直插屄芯。-

-  在她的精心教导下、在各种难度的考验下,我她修理保养了整整七十分钟。
-
-  她死去多次,我们俩在天光大亮时才结束了一夜的鏖战。鸡巴还在她的屄屄里贪婪的吸食着甜蜜的屄水。她的屄屄也在恋恋不舍的咬着鸡巴不放。我俩互相搂抱着……紧紧地搂抱着……趁着天光约来越亮中甜甜的睡了。-

--
  【完】